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专访出品人贾轶群未来不上不下的“中部剧”将很难生存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5-30 03:08   
摘要:,对电视剧制作方的创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全球化下美剧、日剧、韩剧、英剧的 陕文投艺达影视最近几年在泥沙俱下的国产剧市场脱颖而出,推出的原创话题剧《好先生》《恋爱先生》等,既满足电视台的受众层,也吸引了互联网用户群,冲破圈层,成为

  ,对电视剧制作方的创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全球化下美剧、日剧、韩剧、英剧的

  陕文投艺达影视最近几年在泥沙俱下的国产剧市场脱颖而出,推出的原创话题剧《好先生》《恋爱先生》等,既满足电视台的受众层,也吸引了互联网用户群,冲破圈层,成为大众。其中,《恋爱先生》东方卫视最高收视率破2,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双台破1.2,成为国产剧年度收视“扛把子”。

  目前艺达影视的新剧《我的真朋友》已杀青,这是一部聚焦房产领域的原创都市话题剧。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逢此时机采访了陕文投艺达影视总经理、《好先生》《恋爱先生》《我的真朋友》的出品人贾轶群女士。聊到内容创作经验、平台采购趋势、观众审美变化等话题。

  十九大之后,“美好生活需要、消费升级需要”成为了课题,国家政策的焦点聚焦到百姓的生活模式和生活心态上,房屋出租、特公寓成为国家产业布局和战略规划的重点。

  现阶段的社会,人们对于房子这样的不动产始终保持关注,“房产”问题存在于每一个人的身边,是绝大部分人的痛处,更是社会的心病。

  原创剧《我的真朋友》将焦点对准当下真实社会,选取“房产”这个社会公共话题,探讨当下房产对年轻人人生的影响。“房与人的关系,房与家的关系”是《我的真朋友》这部剧的内核。

  新剧观察:你们在做《我的真朋友》前期调研的时候,发现年轻人与他们的父辈相比,对“家庭”的观点有什么变化?

  贾轶群:老一辈对家的感受可能偏向“四世同堂”,但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更希望自己独处。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习惯的变化,包括现在新的《婚姻法》和《房产法》出来以后,房屋登记的规则发生了变化,导致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的房屋登记,比如说婚前财产和婚后的房屋是怎么样规定的,跟过去是有很大差别的,再比如我们现在还可以若干个人按照出资比例来共有一套房本,这个在过去也是不可能的。

  贾轶群:过去如果我们是婚前买的房子,可能就是归购买者所有,婚后可能是双方共有。现在就是可以在婚前按出资比例进行一个产权划分的登记。如果发生变故,比如双方离婚了,也依然按照这个比例拥有房产权,或者婚后可以重新登记,也是可以的。 过去比如你出房钱我来装修,那可能房子房本全是你的名字,如果我搬走了就没有产权了。那么现在可能这个装修费,可以按一个比例去划分进产权里,现在一切其实都是按房本上登记的产权人来做界定的。

  贾轶群:我们这里面有很多社会心态问题,我觉得大部分人买房子是寻找一种安全感,那如果有一种更新的方式去满足了你的安全感,我们是不是一定要去花尽我们所有的努力去买一套房子?我们男一号他最后去创业了,搞了一种青年公寓长租模式,其实国家现在也在鼓励和倡导这个。深圳有一个非常大的国有房地产商,他们搞出来国家提倡的长租公寓模式,可以租赁相当长的时间比如30年,这个产权虽然不是你的,但是如果你每年按照一个额度去缴纳房租,你是可以拥有30年的使用权的。这样的一种模式,其实是换一种思路去解决社会矛盾,而不去纠结是否一定要拼尽我们所有要在现在这个阶段去买一套房子。

  贾轶群:我们跟住建部有接触,对住建部的一些司局我们都去做过采访,会把我们想法跟他们政策做一些勾连,包括男一号的创业思路,一些新的房产开发的模式、租赁模式,都会让他们看一下提建议。

  贾轶群:很多现代剧刻意突出要写海外的戏,我觉得要把握住一点,就是你在海外讲什么?如果只是单纯讲一个风光,其实中国大陆有很多场景是比海外更好看、更漂亮。包括我们剧里意大利的场景其实就不如我们在上海的洋气、现代、时尚,上海应该是全世界最时尚之都了,但是为什么还要去意大利取景呢?我们是希望传达一些海外的生活理念过来。房屋格局上老外的厕所跟卧室是怎么样去布局的?厨房的面积是多大?房屋建筑材料?房间的布局颜?它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它的使用功能和我们中国人其实源于一种生活理念上的差异。

  那么空间设计上,以后我们是把厨房做小一点,尽量把家庭空间在一起的客厅大一点?还是说因为喜欢美食厨房也要大一点?这些差异是需要探讨的。我们真的是找很多著名的设计师去探讨,例如我们找到了日本的设计师,咨询他的魔方家具是怎么做的?它的隐形家具是怎么设计的?大家会看到一些我们真的做出来样板间的案例,那种家具巧妙地利用空间,了你的使用功能。最近的一些关于房子类的电视栏目也很火,像浙江卫视《漂亮的房子》,打造了回归自然的房子,给人们展示了新的生活方式。我们也是一样希望在这种差异的探讨中,呈现了新的居住理念和生活面貌。

  新剧观察:未来90后、 00后是一个大的观众群,怎么理解他们的审美需求?

  贾轶群:我女儿是2000年出生的,她每天看的剧、和同学们讨论的东西我是非常关注的,很多孩子是看韩剧、美剧、英剧国外剧长大的,他们的审美和价值观也跟我们确实不太一样。但是有一点我以前没意识到,他们看完一个作品时,还会有深刻地思考。我女儿和他们同学最爱看的可能是一些政治剧,或者说一些社会剧,他们的思想是很成熟的。前一阵有一个韩剧叫《告白夫妇》,我女儿就跟我说,妈妈你不一定能看得懂。我说那你这么小,你怎么能看得懂?她说我们同学都在谈论,就是我们现在也在谈论感情,原来你们夫妻之间感情核心就是这样的。然后她就跟我讲英剧类似有什么,美剧有什么,讲男女的两关系,分析不同的大脑、不同的思维,他们的知识涉猎面特别广、包括他们思考意识也是很强的,已经不是原来我们理解的那些孩子。

  新剧观察:观剧的渠道更多元,英剧、美剧、韩剧它会涉及到一个价值观的输入的问题。中国现在处在经济转型期,怎么看待年轻人多元的价值观?

  贾轶群:经济的发展,以及全球化后外来文化的进入,冲击了我们原有的中华民族传统价值观。但是无论是在中国还是世界,感动你的东西还是正能量的,不管你是通过一种什么表达形式,最后还是真善美。全人类有一个普世价值观,如果你违反了普世价值观,你的东西肯定还是小众的。昨天我还在跟我们公司同事在讲《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从影像学的角度来讲或者说剧作学的角度来讲,似乎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基本没台词,没有人物与人物的关系,它就是一个人和一个动物在一个单调的环境里,但是这个作品的思想非常伟大,你可以多重地去想象,如果你内心是善良的,你可以把它想和自然的一种共处,最后达到了和谐,如果你内心是黑暗的,你可以想象人和人或者是和动物在极端情况下互相残杀。

  从电视台“一剧四星”时代到优爱腾在内容投入上的崛起,从“电视剧”到“剧集”的称谓,剧集版权采购方式发生了颠覆的转变。

  贾轶群认为,未来头部剧的和一般剧的划分会更加明显,中间投资量和中间搭配的“中部剧”将会难以生存。而处于对内容采购的严格把关,平台也会越来越重视对公司和制片人的评估。

  贾轶群:有,对于公司和项目的划分更明显了。头部剧的和一般剧的划分更明显了,中间投资量和中间搭配的“中部剧”就会越来越少,因为你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去,中间剧现在已经很难生存了。平台定价要么就是的价格,要么就是相对很便宜的,没有中间定价,你看今年头部剧的价格,虽然网站也在说回落,但整体来讲,它们还是比较支持头部剧的,真的看到好东西,他们还是愿意花钱的。但是数量在逐渐减少,因为很多伪头部剧,可能就是卖一个流量明星,而其他投入都比较少,比如场景,制作都比较一般,这样也不能算做头部剧。

  我觉得公司也会非常明显地划分为两类,头部公司和普通公司。现在头部剧是:剧本、制作班底、制作公司、演员阵容、发行方案、宣传方案都得是头部的,每个环节都要可控。这样的剧,平台方才会非常放心去买。

  贾轶群:对,因为它上上不去、下它不愿意降价。比如从投资量上你可能想卖一个亿,让你只卖五千万,你会卖吗?你肯定觉得我心态是卖一个亿的,我为什么要卖五千万?然后时间就一直拖,时间长了,反而五千万也卖不出去了,积压剧更没有人要了,因为你已经过时了。

  贾轶群:一般就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首笔款,第二个阶段是交片之后,第三阶段就是播出之后。

  新剧观察:固定价值会伴随着风险,比如平台买了一个特别贵的剧但是播放效果不好,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贾轶群:固定价值的产生,肯定在前端的风险把控上就会更加严格。平台现在评估一个项目,不仅仅是评估项目本身,项目以外的东西它也会评估很多,比如说制作人主导的或者公司主导,都会对一个项目产生影响,平台在前期评估的时候,第一个最重要的评分就是给公司或者制片人的评分。

  新剧观察:卫视跟互联网相比,尾款结算相对较慢,付款快慢会影响到采购的倾斜吗?

  2018年是中国电视剧行业非常动荡的一年,无论是行业自身存在的市场象,还是国家政策对这个行业的严控。尤其是下半年的资本寒冬,使很多人对未来的剧集市场充满着未知和恐慌。

  而在这个行业扎根十数年,见证过这个行业起起伏伏、见证过各种公司发展衰败的贾轶群,却见怪不怪,认为波动是行业的正常周期,她说“有新的公司走进来,又有跟不上时代发展、浮躁的公司走掉”。寒冬淘汰一批泡沫,相信明年2、3月份的时候,经过一些恢复和调整,市场又会逐渐回到正常轨道。

  新剧观察:现在很多电视剧变成了金融产品,流量明星是拗动资本的杠杆。从卖剧或者资本的角度,明星是不是依然很重要?

  贾轶群:我是这么考虑这个问题的,先把金融产品和艺术产品分开,前几年影视产业热,外行业有很多人认为利润高,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挣大钱的好机会。但是往往把影视产品做成一个金融产品再去融资,这样的做法都不是专业的,专心做品质剧的公司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基本上很好的项目,有很多人都想要拿钱投进来,而能持续开发优质内容的公司本身资金情况也比较好。

  金融圈有些人认为流量艺人能让他们去挣到更多的钱,但是也有有了流量艺人这个项目也赔钱的。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我们从来没有把演员分为所谓的能帮我们去钱的流量艺人和不能帮我们钱的艺人。而且我们的剧,基本上男二、女二,都是在上升期的时候我们合作,像当时的关晓彤、辛芝蕾、现在的朱一龙。我们选角的时候更多的是看中他们本身的表演能力以及他们和剧中人设契合度。

  中国很多很大的影视剧公司,都会经历成长、发展、衰退,就像有几年警匪剧很盛行,广电总局突然宣布黄金档不能播警匪剧了,一下子很多有名的公司也死掉了,十几年来我们见过很多这种周期的环境变化, 其实回忆一下,电视剧蓬勃发展到现在,超过十年的公司还一直在做内容的,它们一直都是很稳定地做内容,不受行业外的干扰。来了又走的都是行业外讲故事浮躁的公司。

  贾轶群:我们明年会有两个项目,一个是古装巨制《大唐明月》,一个是现代都市动作戏,叫《中国保镖》,讲海外安保的故事。基本上从后年开始全部是现代都市题材。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2.htm